【太阳集团】全国政协委员熊思东谈,医疗卫生

2019-09-12 09:46栏目:国际学校

亲历两会后,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学院院长熊思东认为医疗和教育是本次两会最频繁提及的话题。在教育方面,温家宝总理在报告中指出,要加强青年教师的培养,鼓励青年终身从事教育事业,鼓励他们热爱自己的行业。熊思东指出,对于从事教育事业的工作者而言,教育事业是光荣和伟大的,这是国家的号召,也是国家对教育的肯定。两会代表提了很多关于教育方面的提案和议案,主要涉及教育的公平,教育资源的均衡和教育内涵的发展等问题。对学校而言,如何坚定不移地走内涵发展的道路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重视教育是必由之路,提高本科生教育质量是一项很重要的任务。本科生是根基,在提高本科生的教育质量方面,学校是一以贯之的。熊思东表示,复旦学院承担了本科生教育的一部分工作,特别在全校推进通识教育,复旦学院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教育公平方面,农民工子女进城就学问题值得关注。熊思东认为这个问题具有长期性和艰巨性。同时,应该对入学后可能出现的新问题予以关注。首先,农民工子女上学问是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城镇化进展而来的新问题,这个问题是长期的、全局性的问题。国家和社会必须对它的长期性要有充分的准备。但目前,我们解决问题大多常用短期性、临时性的措施,对长期性关注不够。其次,农民工子女数量巨大,流动性很大,随机性很强,因而国家和社会必须对解决这个问题的艰巨性也要有深刻的认识。  第三,由于农民工子女与城市子女在经济水平、文化、社会发展等背景的不同,因此,他们在生活方式、学业水平、心理状态、价值判断与取向等方面不尽相同。由此而带来的学习、心理以及经济能力问题,在农民工子女入学后都充分显现。由于农民工子女和城市子女同校同学,因此,着力解决农民工子女的“入学后问题”,对于建设和谐校园、让农民工子女健康成长十分重要。在卫生健康方面,熊思东委员谈到,卫生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备受关注。在国家初步解决温饱问题后,医疗成了百姓关心的问题。要奔小康,必须要有健康。对医疗卫生工作而言,任务艰巨。党和政府已经取得了不少成绩,但老百姓感觉看病就医仍然是很大问题。造成这方面的问题,既有国家投入不足,卫生体制改革不到位的问题;也有医疗卫生领域自身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就这些问题,委员和代表提了很多真知灼见,从不同角度为国家献计献策。比如,在总理的报告中,提到加快卫生体制改革,加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建设和城市社区卫生体系的建设,要重视重大传染病的防治,这些工作都必须要有大量的新型医疗卫生人员参与。而在这些医疗卫生人员中,培养造就一批全科医生来适应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城市社区卫生保障体系,就显得十分迫切。在这次会议上,熊思东就如何加速培养符合新阶段卫生改革所需要的全科医生,提交了议案,并得到了会议和媒体的关注。

在国庆节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新闻部门的人士预计,会有记者问到关于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模式的问题。

每个月10日是卫生部例行新闻发布会时间。果然,一位记者在会上提到了“模式”问题。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解释后说,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是中国模式。

随着卫生部新闻发言人对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厘清,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思路变得更加清晰:我国农村普遍实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城市推广社区卫生服务,这两种方式并举的含义,是对中国老百姓提供基本医疗保障。

由于拥有13亿人口,且这些人口分别居住在医疗条件目前差异较大的城市和农村,使得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目标是要探索一个适合中国国情的医疗卫生体制,绝不可能简单照搬其他只有几千万人口的欧洲国家或经济发达的美国模式。

按照卫生部部长高强给出的时间表,到2010年,中国农村将普遍实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覆盖约7亿人。为此,国家每年将补助资金达300亿元,解决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

目前我国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人口3.96亿,占全国农业人口的44.7%,已接近农村人口一半。

过去曾存在于广大农村的合作医疗制度,起于20世纪50年代,20世纪70年代起在全国覆盖,覆盖面达90%左右。旧的合作医疗制度名义上是政府扶持,但没有明确规定政府财政投入数量,因此后来名存实亡。而“新”与“旧”的最大区别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是中央和地方财政同时予以资金支持,背后有政府撑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自然是资金充裕、人气高涨。

卫生事业发展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卫生资源配置不合理,优质资源过度向大医院集中,城市大中型医院集中了大量的高新医疗设备和优秀医护人才,基层卫生资源则严重不足。目前,全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服务站仅占城镇医疗卫生机构总数的8.9%,卫生技术人员数占2.7%。

因此,大中型医院吸引了大量常见病、多发病患者,门诊治疗人满为患,而方便且成本低廉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很少有患者问津,还没有形成分级医疗、双向转诊的机制和“大病”进医院、“小病”在社区的格局。这是造成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

改善社区卫生服务,中国领导层的决心早已下定。早在199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中,提出要改革城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积极发展社区卫生服务,逐步形成功能合理、方便群众的卫生服务网络。日前,国务院下发了《国务院关于发展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指导意见》,对这个问题再加以强调。

在这方面,上海市是先行者,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综合改革以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病人门诊次均费用下降了14.2%,检查项目费用下降达39.5%。

太阳集团,目前,全国95%的地级以上城市、86%的市辖区和一批县级市开展了城市社区卫生服务。卫生部表示争取到2010年在全国各城市达到以街道办事处为单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覆盖率达到95%;90%以上的居民步行10分钟-15分钟可以到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平均每万名城市居民至少拥有两名全科医师……

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社区卫生服务,如同医疗卫生保障的两张网。这两张网的惠及对象,应该涵盖并支持中国百姓的最基本医疗需求,让每个人都能就近看得上病、花少量的钱看得起病。在提供基本医疗保障的前提下,让百姓在各种档次的医疗上有多种选择,应该是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最根本的目标。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集团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太阳集团】全国政协委员熊思东谈,医疗卫生